作者jeje27272003 ( . )( . )

看板C_Chat

標題[心得] 台灣動畫產業史

時間Fri Jun 14 21:28:19 2013

 

前些日子看了一部公視對台灣動畫作的紀錄片《逐格造夢》,裡面講述了台灣動畫重要的一些里程碑還有為什麼現在台灣動畫會變成這樣的原因,內容大多數是產業裡面的導演、動畫師、編劇等等,很豐富,有興趣的人可以找來看一下。

 

老實說我一直以為台灣動畫就只有魔法阿嬤跟後面幾個落人笑柄的慘劇,但是其實台灣動畫也做了很多嘗試,但多是失敗收場,以下就以文字來稍微介紹一下

 

內容很長,且可能會有一些政治色彩的發言,因為跟政府決策有關,請自行斟酌閱讀。

=================

<黑暗時代>

蔣公過世,台灣漫畫審查制度過去,台灣文創重獲新生

 

1966年台灣的漫畫審查制度幾乎讓台灣漫畫停擺,有整整十年台灣幾乎沒有這種文創結晶產出,這造成非常大的影響,台灣娛樂文創等於是晚了別人十年。

 

幸運的是,蔣公過世,戒嚴過去,台灣漫畫開始重獲新生,這時候動畫人當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爭相把漫畫改編成動畫,最有名的就是當時的老夫子。

 

老夫子簡直成功到爆,當時港台票房超過一億,連電影都沒那麼賺,給台灣動畫打了一劑強心針,動畫人才蠢蠢欲動。

 

當時老夫子的成功,連動帶了烏龍院等這種喜劇漫畫,動畫電影化,但就像所有熱門片一樣第一集很成功,第二集走下坡,同樣的內容第二次,觀眾可是不買單,烏龍院慘賠。

 

動畫電影因此開始急速退燒,幾乎所有動畫投資人開始認為台灣已經沒有拍動畫電影的市場了。宏廣在這波潮流快退燒的時候反而接了另一部由漫畫改編的片,牛伯伯與牛小妹大破鑽石城,也報名了金馬獎。但是由於動畫電影極速退燒,這部片的老闆資金不夠,所以連戲院都沒上,台灣動畫一時潮流的強弩之末,就這樣胎死腹中了。

 

製作團隊覺得可惜,就邊在代工的時候邊把這部片完成了另一個故事,牛小妹大戰魔鬼城,並參加了金馬獎。

 

當時本土意識抬頭,所有補助制度都只獎勵"本土",但是當時金馬獎審查評審卻分不出哪一部是合作哪一部是本土原創,於是把獎項給了另一個中日合作的"四神奇"。

 

這一事件也造成了很嚴重的後果,台灣動畫原創開始進入黑暗時期,全部都走向代工,也因為當時的如此重視本土的風俗,往後台灣創作只要有一點點非本土的元素一律都不補助,從此台灣動畫正式走向代工時期。

 

 

<代工時代>

 

迪士尼、日本通通都找台灣。動畫重鎮台灣,卻只有自己不知道

 

約1970年代,日本動畫正開始起飛的時候,日本東映也有找台灣代工,找的是台灣影人工作室,但是剛好遇到台日斷交所以就解散了。

 

動畫代工業的龍頭宏廣,大量接美國的動畫代工,1980年代可以說是宏廣天下,小廠沒有生存空間,包括無錫等中小廠通通都轉往大陸,尋找更便宜的代工。

 

宏廣幾乎一手包辦迪士尼與美國大多動畫的代工,當時台灣是動畫產量全世界最高呢。得到迪士尼高標準的認可,宏廣為台灣動畫代工推向了世界最高峰。

 

如何稱做最高峰呢?宏廣因應世界動畫需求量暴增,買了新大樓,原畫師超過一百人,老闆也很大膽,就算好萊塢做不起的片子也接,甚至有一部片子只剩下一個月的時間,但是什麼都還沒有做,宏廣在一個月內真的讓他上映了,因此還被稱「神奇的宏廣」(Magic Cuckoo's Nest)不管多急的東西宏廣都有辦法完成。

 

美國幾乎把東西都丟給台灣做,那時候甚至禮拜六早晨的時段有70~80%的節目是台灣製作,當時洛杉磯時報還說,如果台灣罷工,美國電視台禮拜六就沒節目了,此舉也帶給美國卡通工業人才很大的威脅。

 

神奇的是,這件事情全世界都知道,台灣人自己卻大多不清楚這件事,除了因為政府審查制度嚴格之外,台灣人普遍認為卡通漫畫都是給小孩子看的,甚至到了青少年還看會影響身心發展,打從心底瞧不起這個產業。過了一些時日這些動畫才開始出現在台灣電視上,舉凡多啦A夢也是這時才來到台灣。

 

作為動畫工業的龍頭,宏廣也開始自製了一些本土動畫,大多富含中國文化以及教育意義的卡通,甚至在1992年一舉拿下了金馬獎最佳動畫長片。

 

但是宏廣的時代並沒有持續太久,台灣經濟開始起飛,賺美元的宏廣可說是陷入經濟危機。台灣那時候動畫一張才多少,動畫師工作一個月下來連自己都快養不活,又是費工的事,但是大陸不一樣,大陸消費低,找代工很便宜,所以宏廣也設立了大陸的分廠,繼續去打壓(?)在台灣冤家路窄的那些中小廠,當年的美國卡通人才的情形,現在變成台灣面臨一樣的窘境。

 

<產業外移時代>

 

台幣升值美金養不活動畫師,代工產業正式移往大陸

90年代台灣經濟起飛,反觀大陸開發中國家人力便宜,大部分的動畫工廠都紛紛跑去設廠,甚至直接遷移。龍頭宏廣也甚至感受到美國開始找更便宜的代工,不希望客源減少,又不能刪減台灣員工的薪水,也跑去大陸設廠了。

 

重點來了,大陸甚至在此時打出了一張鬼見愁:兩免三減半來吸收台灣工廠,兩年免營業稅,後三年減半,這誰受的了,於是台灣幾乎只剩下小型的動畫工作室,以及坐落在新店中正路的宏廣大樓,然而,不管是政府還是人民,台灣人仍然沒有察覺這一點。

 

大陸人雖然難用,管理成本更高,但是一投資下去,還是看得見成果,就這樣台灣動畫產業正式全部移往大陸,而留在台灣的動畫人決定打破傳統的代工模式,往創意發展,目標做出屬於台灣的動畫。

 

<創意展翅時期>

 

本土意識又害了自己,台灣代工已回不去,動畫創意反屢遭政府折翼

 

90年代台灣新聞局啟動了輔導金,補助國片的製作,目的是要輔導出富有本土意識及教育意義的動畫或電影,當時最有名的就是小野也參予的動畫,禪說阿寬。

 

禪說阿寬雖然申請到輔導金,但是因為產業早就外移,根本沒有人想要投資動畫,仍然舉步維艱,雖然最後成品非常不錯,但卻賣得不好,雖然有得金馬獎,但總體還是赤字收場,此時一肩扛下台灣動畫史上最重要梁柱的主坦在這時候出現了--魔法阿嬤。

 

魔法阿嬤製作初期並沒有那麼順利,台灣畫動畫的公司早都跑了,申請輔導金的王小棣雖然拿到一千萬,但全台灣動畫界的人早已對台灣動畫失去信心,人人都不看好這次的計畫,勸她放棄。

 

眾所皆知魔法阿嬤是跟韓國合作,而且是在韓國專門製作A級動畫的公司,但是導演哪來那麼多的錢,所以韓國動畫公司Plus One Animation是以投資的方式來參予合作,也就是說+1也拿到在韓國重新配音並且上映的版權。

 

魔法阿嬤完成後,轟動了全台灣大朋友小朋友,甚至稍微改變了台灣人對於卡通只是給小孩子看的印象。但是當年金馬獎評審卻以怪力亂神之緣故讓最佳動畫長片從缺。

 

當年金馬獎疑點重重,原本應該早上開的決選會議拖到下午才開,甚至出現了不少逆轉勝的情況,感覺就像是「被人指點該怎麼選,演出一場好戲劇」的感覺。

 

但是金馬獎並沒有影響到魔法阿嬤的延燒,其成功的題材吸引了台灣不管是小孩還是大人,台灣動畫因為魔法阿嬤,彷彿沐身在鳳凰復活的烈火當中。

 

因應政府政策,原住民題材開始蔚為風行,於是少年噶瑪蘭就出現了,講述的是蘭陽平原噶瑪蘭族的神話,但是因為並不夠了解原住民文化而沒有得到原住民的共鳴。

 

1994公視與日本TBS合作的孔子傳,是由台日韓三方公共電視台合作的動畫,但是由於公視是國營事業,不能營利,導致孔子傳也沒能上映

 

台灣動畫雖然有一點起色,但是題材總是環繞在本土意識、寓教於樂,總是缺乏商業性的創作,原因是為了要領輔導金來利於製作,但是也因為如此,政府所提倡的本土性,漸漸的越來越少人買單,因為無聊、嚴肅,沒有娛樂性,吸引不到年輕人,但是領不到輔導金又難以製作,故幾乎所有人都是圍繞著輔導金指定題材在做動畫、電影,直到今天,才會有永遠都這麼SUCK的國片們,而台灣動畫與電影也永遠走不出去。

 

<數位時代>

 

時代革命來臨,玩具總動員、天堂等黑船敲響門戶,也敲響喪鐘

 

要走出國際,就先看看別人怎麼做,1995年玩具總動員上映,可以說是動畫產業的革命,3D技術開始引進台灣,3D動畫人還沒開始熟練的時候,另一個東西卻開闢了新市場--FLASH動畫。

 

沒錯,就是阿貴,阿貴以低成本低人力,證明了動畫就算沒錢也可以很暢銷,大量FLASH動畫充斥著網路,也充斥我的童年,你還記得好玩遊戲區嗎?FLASH動畫打出的市場,正式宣布數位時代來臨。

 

台灣嘗試的第一部3D動畫長片計畫是成吉思汗,動員了全台上上下下幾乎所有數位公司參予這個計畫,但結果卻是失敗的,原因是沒有抓住市場的胃口,要賣到國外去,首先要知道國外市場對於成吉思汗的印象是一個暴君,而動畫也環繞在戰爭,給小孩子看是不好的,而在台灣自然也沒有成功。

 

2000年,第二艘黑船駛進了台灣--天堂。天堂的遊戲動畫可以說是創舉,大家都很驚訝為何韓國在數位內容上能在這麼短的時間進步這麼多,最大的關鍵在於韓國的政府。

 

<瀕死時代>

 

政府方式錯誤,賠了夫人又折兵,台灣動畫一步步走向死亡

進入這個章節,筆者因為是念動畫的所以會帶有一些情緒,請斟酌觀看。

韓國的電影署KOFIC首先引進了法國對於創作保護的政策,政府又陸續成立軟體、工業、時尚、動畫、新媒體等五個新科技中心,積極輔導相關產業,提供優渥的工作環境,並且又成立了韓國文化內容振興院,主旨是讓韓國文化推向國際,而不像是台灣的政策:提高台灣人本土意識,老實說穿了台灣這麼多年來都是在自慰,而且別人都不買帳,還自己吞下去。

 

韓國此舉更一舉打下往後數十年的發展,現在想到韓國,就會自動聯想到科技感、未來感、畫面超強的線上遊戲,這幾乎都要歸功於韓國政府在兩千年初的大力扶植。

 

中國更是沒有閒著,在90年代是完全複製台灣的動畫經驗,在政府大力的推廣下產出了大量的國產動畫,舉凡寶蓮燈、水滸傳、隋唐英雄傳等等,中國政府甚至規定電視台播放動畫,一定要遵守本土播放到6海外才能有4的比例撥放。

 

在此時,台灣在動畫產業的優勢完全消失殆盡,在2002年政府才察覺數位創意內容的重要,推動了兩兆雙星計畫,新聞局的輔導金也多了對於動畫電影的重點輔導,工業局也對有淺力的企劃案實施雛形獎等等獎勵機制,隔年又成立了台灣動畫影展還有台灣數位內容學院,扶植台灣動畫人才。

 

但是這也是失敗的重點,政府所有的獎勵機制都建構在「獎」上,忘記了審查者都是政府這些食古不化的老頭,創作的東西要合這些評審的胃口才能得獎,跟走出國際跟本八竿子打不著,台灣動畫又走到了一定要符合本土意識的原點,雖然還是有像紅孩兒大戰火焰山這種優秀長片,但台灣動畫只是在垂死掙扎,奄奄一息。

 

而在培養人才國際觀的數位內容學院,更是本末倒置,培養出許多優秀的動畫人才,卻沒有良好的環境,就像種植植物,沒有好的土壤卻一直灌水,再怎麼長就是那樣。沒有環境,人才留不住;沒有資金,只能領輔導金做國片,造就了後來台灣動畫的悲劇,至於是什麼悲劇我想大家都很清楚,我就不贅述了。

 

政府選擇單點輔助公司,而不是整個大產業,在這點就輸國外整整十年了,早在中國還在我們宏廣代工時代,他們就懂得用減稅政策來吸收台灣產業、利用輔導金來多加中國本土動畫的產出、用電視播放限制來提倡國產動畫,反觀台灣卻一點作為都沒有,在代工時期不以為意,甚至到了台灣動畫公司都外移了才開始發輔導金;別人都已經巨型投石機待命要拆你家,你才剛想到要蓋城堡擋別人的劍勇,有用嗎?

 

再來看看韓國的政策,韓國有一項政策是只要你讀數位相關領域就可以透過研發替代役的名義免除兵役已經吃了秤砣鐵了心,吃定這塊新時代的大餅。而台灣則是成立台創公司,舉辦新一代設計展壓榨數位設計的學生,許多家長看到學校規定一定要參加新一代多繳一萬多,誰還想念動畫?就算你作品大紅大紫,但你卻一點收益都沒有,將來還是要進入殘酷的環境或是出走他國發展,你的作品再好,頂多也只能拿來當履歷,這件事情也已經快講了十年,依照往年來總是慢十年的往例,估計我們的政府應該快聽到了,期待一下吧。

(補充韓國對於數位產業的政策,是依照只要對國家做出重大貢獻者,電競選手也可不用當兵。)

 

<總結>

 

台灣動畫已死,有事也不要燒紙,浪費資源。

 

台灣動畫做了很多嘗試,但大多因為經驗不足而失敗收場,政府也沒能在最輝煌的年代給予相應的幫助,現在更是擺爛任憑他發臭,宏廣現在在台灣也收的只剩一間辦公室了,當年浩蕩的兩棟大樓現在早已賣掉,不勝唏噓。

 

我是念數位多媒體動畫設計系,就如同維基所說,課程內容大多是3D、特效與剪輯,動畫的最根本的製程,分鏡、LAYOUT,最可悲的甚至是音效大部分的學生在做畢業製作都是選擇外包或是採用沒有版權的垃圾素材或罐頭音效,如此艱難的環境,我真的看不到未來。

 

這部片是公視大約在2007年前後拍攝的紀錄片,片尾許多公司仍然對台灣動畫有信心,諷刺的是這六年來的笑話不斷,舉凡靠岸、腳趾、台灣漫畫、龍少年被投訴的事件,台灣人早就對動畫失去信心,恐怕當年的人如今也會改口吧。

 

最後,如果你在台灣,要念動畫的人,或是小孩想念動畫的人

 

不要念動畫、不要念動畫、不要念動畫!

 

很重要所以講三次,等我看到台灣動畫的未來的時候,我再來告訴你,可以了!

台灣動畫有救了!你再來投身也不遲,在此之前先忍耐吧,唉。

 

Shannon Wu的美麗境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Shannon Wu的美麗境界

Shannon W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